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人生中心教育的总纲领——读《人生中心教育概论》

时间:2021-06-09 18:15来源:中国教育报
       在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百年华诞之际,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李金初校长出版了一部纲领性的著作《人生中心教育概论》(商务印书馆),并在扉页上题签,“谨以此书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表达了一位终生奋斗在教育一线的教育工作者对党的一片赤诚、对立德树人教育初心的深切体认和对人生中心教育理论的不懈探索。
      实践出真知。作为一名终生为党和人民教育事业努力奋斗的知名校长,李金初一生都在探索教育的规律,追求自己心中的教育理想,努力做一个教育的“明白人”,既要把教育办好,把孩子们培养好,又要努力探索孩子们健康成长的规律、教育教学的规律和学校发展的规律。可以说,李金初校长这两个方面的目标都得以顺利实现。从办学方面而言,李金初先后在北京十一学校和北京建华实验学校做校长,把这两所学校办成北京乃至全国的优质学校,为这两所学校留下了宝贵的改革创新的“基因”;从对教育规律的探索方面,李金初校长对自己丰富的办学经验进行系统总结和概括,形成了一个主题明确、体系严谨的“人生中心教育理论”,涉及人生中心教育的本体论、目的论、价值论、课程论、教学论、方法论、教师论、学生论以及学校发展论等丰富主题,对新时代我国教育理论创新作出重要贡献。
      顾名思义,《人生中心教育概论》是李金初校长人生中心教育理论体系的一个概括性表达,是他在2020年疫情期间,以耄耋之龄为建党一百周年精心准备的一份“厚礼”。该书是对他前期出版的人生教育理论系列著作的一次浓缩和再发展,包括《人生中心教育论》《自创性人生中心教育论》《人生中心教育课程论》《人生中心教育课程实例》等。从内容上看,该书分为八章,分别论述人生中心教育的问题和研究方法、一般性人生中心教育的基本理论、自创性人生中心教育的基本理论、人生中心教育的目标、人生中心教育课程的理论建构、人生中心教育课程的实践建构、人生中心教育发展理论以及人生中心教育的各学科和文化基础等。从形式上看,各章虽然使用了普通的“章”“节”结构来安排内容,但是从第二章到第七章,作者在节、目下面却使用了我国教育学界非常罕见的“命题”的表达方式。全书共提出和阐述了241个命题,既包括教育的命题,也有哲学的命题,构成了一个恢弘、全面的教育命题体系,体现了李金初校长作为一名数学学科出身的教育家在教育理论建构方面的严谨性、清晰性和美学追求。
      在《人生中心教育概论》一书中,李金初校长对人生中心教育的理念做了系统的阐述。什么是人生中心教育?李金初校长指出:“当教育指向教育的对象人时,教育的对象人就成了目的,此时的教育是为人的教育;当教育指向人的人生时,此时的教育就是人生中心教育。但如果教育指向教育对象人之外的事物,教育的对象人只是作为工具存在,教育就不是为人的教育,而是为了人之外的某种事物,例如为升学、为分数等,教育目的便被‘异化’了。为了考试的应试教育,便是典型的一例。”(该书第54页)从这段论述来看,李金初校长提出人生中心教育理念的初衷就是要确立人和人生在教育活动中的价值中心地位,是要从理论上来解决应试教育顽瘴痼疾所带来的教育“异化”问题,具有比较浓郁的教育人文主义色彩。
      在书中,李金初校长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了他的“人生中心教育”理念,大体分为基础性的理念、核心的理念和具体化的理念。基础性的理念为他构造人生中心教育的命题提供理论前提,如“命题1:教育与人生的关系是教育所有关系中最具原点性和根本性的关系”“命题2:任何人的一生有且仅有三方面的活动:做人、做事、生活”“命题3:教育的功能是教人做人、教人做事、教人生活”“命题4:人生最高目标是实现美好人生——优秀做人、成功做事、美好生活”等。核心的理念则直接表达了人生中心教育的思想,如“命题12:最切近教育本源的教育是人生中心教育”“命题13:人生中心教育是为人生实施的教育”“命题16:以人生为中心设计、构建、组织和实施的教育称为人生中心教育”“命题17:教育学生怎样做人、怎样做事、怎样生活的教育为人生中心教育”等。通过这些核心理念,读者可以比较好地把握人生中心教育理念的基本主张。具体化的理念是人生中心教育核心理念在教育活动各方面的要求,是为引导和帮助学生达到“优秀做人、成功做事、幸福生活,实现美好人生”这个人生中心教育最高目标的。正是通过这样从基础到核心再到具体化的命题体系,李金初校长近乎完美地阐述了自己的人生中心教育理念。
      人生中心教育理念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既有世界性,也有中国性,这是李金初校长在书中反复表达的一个观点,体现了他对人生中心教育理论特质的新认识以及构造中国特色现代教育理论的可贵努力。在该书的第一章“人生中心教育关注的问题和研究方法”中,李金初校长一共抛出了四层次15个问题,其中既包括世界教育理论一般性问题,也包括中国教育理论特殊性问题,前者如“教育是科学吗?”“教育的基本关系是什么?”后者如“中国有自己独立的教育学吗?”“中国化的教育学在哪里?”等等。为了回应这些问题,他明确将人生中心教育理论区分为两个相互关联的部分,一个是一般性理论,另一个是特殊性理论。认为人生中心教育的一般性理论是普适的,反映了教育的一般性规律;人生中心教育的特殊性理论,他命名为“自创性人生中心教育理论”,是一般性教育规律在中国特定历史、文化、国情等条件下的转化应用。李金初校长特别指出,自创性人生中心教育具有“主权价值”,“但是那些具有主权价值意义的教育理论和课程必须为我所有,方可保证国家教育不被‘殖民’和‘自殖民’。”(该书第65—66页)透过这些文字,李金初校长鲜明地表达了他对扎根中国教育实践,构建自主、开放和独立的中国特色教育理论重要性和紧迫性的深刻认识。
      李金初校长的《人生中心教育概论》精练地表达了他的人生中心教育理论主张,是他多年从事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工作宝贵经验的结晶,展现了一位教育实践工作者在教育理论思维和教育规律探索方面所达到的新高度、新水平,对于新时代促进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石中英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