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站在“无生课堂”的中央

时间:2020-04-03 11:36来源:中国教师报

这段时间,因为疫情我们每一位教师都在忙着备课、录课、直播。这个过程中,遭遇了不少难题,也受到了许多启发。

初识不知

“啊,二年级下册的口语交际课《长大以后做什么》?这不是学校李老师去年获得市级赛课一等奖的课例吗?当时,我还参加了全程的磨课呢!这下好了,把李老师的教学设计和课件要过来,不就捡了个现成的果子?”

1月31日,我接到录制线上教学任务,看到安排表后不禁窃喜:4节课已经搞定1节。

因为疫情原因,线上教学需要录制的是“无生课堂”。可真正开始研课,我才发现这“无生课堂”真不好驾驭。原教学设计里,有一个“小组同学开火车说梦想”的环节,教师根据每个学生的即时发言进行点评。

“这样的环节怎么开展?老师模拟一个学生发言是可以的,但模拟一组学生先发言再点评,这办不到啊!”

越往下准备,我越发现“无生课堂”不容小觑,即便我已教书20年,也要重整思路,从头捋,从头学。

慢见真颜

先把概念搞清楚吧!我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尝试了解“无生课堂”这个特殊情境下的教学模式。

“‘无生上课’是一种模拟课堂情境下展开的教学活动,许多问题要自问自答。”

“‘无生课堂’的目标是帮助教师改进教学方案,提高教学技能。”

“‘无生课堂’是新任教师招聘、师范生教学能力测评最主要的手段。”

各种途径搜集到的关于“无生课堂”的解析都指向一种面对同行和用来考核的模拟教学形式,而这次要求录制的课是面向隔离在家的学生,是真实的教学。

没有可借鉴的经验,那就靠自己吧!我沉下心,开始仔细研究。

在我看来,“无生课堂”的主体是学生,即便眼前无生,但教师的心里要装着学生。“无生课堂”的听课环境很特殊。疫情隔离的现实,让所有学生都在家长的陪伴下坐在家里听课学习。家庭氛围有别于教室,好吃的好玩的就在身边,不利于学生集中注意力长时间听课。但是换个角度想,可以设计一些亲子互动环节调动家长参与,可以充分利用家庭资源链接课堂。

比如,在教学朗读词语时,原本的男女生比赛读、小组同学开火车读就替换成家长和学生轮流读,或者是教师邀请听课学生一起读。又如,在积累带火字旁和四点底的字时,鼓励学生请教家里“掌勺的大厨”。

抵达真实

真实,才能抵达,而真实的学情要回到真实的学生中了解。

我想到了自己的学生,便在班级微信群里“吆喝”一声,开始在微信群模拟上课。

平时课堂上的“叽叽喳喳”在线上变得井井有条——条条语音逐个排列。平时的常规课堂是35分钟,在线上模拟教学硬是上了4个35分钟。我将学生的回答整理记录后,心中有了底。

这样的试课非常有价值,比如教学设计里有个过渡小环节是让学生介绍爸爸妈妈的职业。

老师问:小朋友们,能说说你们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原本模拟学生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的爸爸是一名人民警察。

我的妈妈是一名医生,我为她骄傲。

……

而试课时,真实的二年级孩子是这样说的——

“我的爸爸是做门窗的。”

“我的妈妈会烧小龙虾。”

……

这就是真实的学情。二年级学生对于社会分工还没什么概念,这个世界有些什么职业,每一种职业具体称呼是什么,他们并不清楚,也无法在后面畅想自己长大以后做什么。

了解到真实学情后,我在这个原本2分钟的过渡环节停了下来,增设了对学生说话准确性的指导,给出了“采访爸爸妈妈”的建议,让说话训练落到实处。

如果我没有经过模拟课堂了解到真实的学情,有的环节就会是蜻蜓点水走过场,必然导致后面的教学就像在沙地上建高楼。

就这样,我一点一点地摸索,逐步走到了“无生课堂”的中央。(颜淑芬  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逸夫小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