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教育
学苑创造

【EQ在线】好朋友没有固定模式

时间:2018-08-15 23:19来源:学苑创造 点击:
■ 阿杜

A
 
      为了给老师和同学们留下好印象,并且顺利当上班长,我和白沫沫整日里明争暗斗。
      我们都不服气对方,但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随和的姿态,以博得众人的好感。敏锐的白沫沫马上发现了我的小伎俩,她不屑地说: “装什么装?明明心如针眼。”
      计谋被她当面揭穿,我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继续装出一副“宰相肚里能撑服,但还是继续装出一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架式。选班长的事马上要进行了,我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翻船。
      白沫沫见我不接招,没辙了,愤愤地说:“你可真能装! ”我笑笑,不置可否。结果不出所料,我以高票当选班长,白沫沫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协助我,当个“副班长”。
老师公布选举结果时,我偷偷瞟了白沫沫一眼。看到她正怒视我,我便一脸明媚地朝她挥挥手,气得她直翻白眼。
B
 
      白沫沫真是一个难缠的女生。别看她表面上服从了我,但每次班会课,我提出一个建议,她就接过话茬,不反对,却另有主张,害得我每次都为了说服她而费尽口舌。有时,我提的建议考虑得不够周全,就会被她“反将一军”,陷入被动局面。
     累死了,这个班长当得我精疲力竭:在学习上我不能输给她;为了得到拥护,我还要尽可能地跟大家处好关系;为了起表率作用,我得考虑大局,不能再跟她抬杠,有时还得站在她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一年的班长我当得很辛苦,可我又不愿意把“班长”的位置让给她。
      白沫沫学聪明了,她不再当面对我发难,而是笑容可掬地分析利弊,直切要害,让我哑口无言。
     那年的“学雷锋活动”,我看别的班不是去扫大街,就是到街上清洗小广告,于是也建议这么做。
     老师正准备拍板时,没想到白沫沫举起了手。老师愣了一下,让她发言。于是白沫沫口若悬河: “我觉得,无论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做得真诚一点,要持之以恒,行义务劳动,而不是摆摆花架子,走走形式……”
     最后,白沫沫提议定期去老人院进行义务劳动,大家听后面面相觑,抱怨声四起。毕竟我们平时在家,是连碗都懒得洗的人,真能坚持去老人院义务劳动吗?再说了,“学雷锋活动”不就是走走形式吗?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没有人会支持她,这白沫沫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当老师询问大家的意见时,没有人吱声。没想到,白沫沫突然将矛头指向了我:“这件事,我想听听班长的意见。我想,班长肯定会支持我的。 ”有人鼓掌了,还有人起哄:“那就你们正副班长去吧,我们不奉陪了。 ”
      白沫沫到底想干吗?让我下不了台?还是表明她比我高尚?突然我想到,她在老师面前这样激我,如果我不支持她,那不就……没有选择,我只能支持她了。
      “你们真的会长期做? ”老师的话让我捉摸不透。
      “我们会的,请老师相信我们。 ”白沫沫肯定地回答,替我也做了保证。
C
 
      我真是恨死了白沫沫,这个难缠的女生,她设计拖我下水。
      从那时起,我每个周末都不能自由活动了,我得跟着白沫沫一起去老人院,陪老人说话,有时唱歌给他们听,有时喂饭给他们吃,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
      我第一次听到白沫沫唱歌。她唱《九艳阳天》,歌声嘹亮,音域宽广,惊得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还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在我面前难缠、带刺的白沫沫,一到老人院就像变了一个人,她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柔声细语地跟每一个老人说话。那些老人似乎也特别喜欢她,一看见她来了,都会咧开嘴笑,壑纵横的脸上笑成了一朵朵盛开的雏菊。
     “妹妹来了。 ”他们看见白沫沫时,都会这么叫。这个白沫沫,真是魅力无穷,连老态龙钟的爷爷、奶奶都那么喜欢她。
      去了几次后,我渐渐也跟那些老人熟悉了。原来他们叫“妹妹来了”,其实是说“沫沫来了”,而且我还从老人嘴里知道,白沫沫经常来看望他们,有时是她自己来,有时是跟她爸妈一起来,每次来都给这儿的老人们带来很多快乐。
     老人跟我说话时,我转头看了看在另一边正和颜悦色陪一个老大爷说话的白沫沫,突然觉得她是一个那么恬静美好的女孩子。
      每次从老人院回来,我对人生的看法和想法似乎都变得更加纯粹,对白沫沫也有了全新的认识。她并不是我如表面所见的难缠,她的心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她在老人们面前甜美微笑的样子才是真实的她,那么美丽,那么善良。
      我很庆幸我没有错过白沫沫这个心地善良的好朋友,她值得我珍惜。
      好朋友没有固定的模式,这个难缠的女生其实是那么善良、可爱,值得我一生用心交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